啾葵面包

wb同名,欢迎勾搭!特别喜欢唠嗑🙆‍♀️

【我山】呼吸(一发完)

写完觉得自己写的文,真的是个垃圾o( ̄ヘ ̄*o) 

十分不懂为什么我写文的时候总是站在另一个人的角度而不是我担。

谜(。・`ω´・)

渣文预警

----------------------------------------------------------------------------

0

鲸鱼是会呼吸的动物。

它在海里浮沉。

我也是会呼吸的动物。

只在你的心头浮沉。

 

1

学校附近开了一家新的荞麦面店,虽说打荞麦面但是面的种类也是繁多,配菜多种多样,加上店主自创的和风汤汁,刚一开店就招揽了很多的衷心客户。

奇怪的事情有两样。

店长会随着心情和抽签,随机附赠一些客户甜食,从巧克力蛋糕到怪味蛋挞。倒不是和自家的面食多么匹配或者联合推销,问问店长也只是会得到“啊,因为我是甜食部部长”的回复,附带一个可爱的呆呆的笑容。

还有就是,店的名字和面没有任何关系。多少个想吃刺身或者海鲜盖饭的人掀开帘子走进来,看见菜单上满满的面都无可奈何——谁叫这家店的名字是“大渔”呢。

哦,店长的脸倒是也很“大渔”,经常黑黑的像烤焦的面包。

不过好看又可爱。

——经常光顾的高中女子如是说道。

 

2

黄毛是个坏学生。他不学习,每天跟着大哥混。

染一头闪亮的金发,穿个耳钉打个脐钉,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但是他喜欢吃荞麦面。

——这些都是和他在庆应读经济学的大哥学的。

“别看大哥一副不良的样子,学习好的不了。我们大哥可是庆应boy!”黄毛每次都会和外界这么吹嘘他的大哥。

 

黄毛知道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荞麦面店,本着向大哥安利一切好吃的店铺的原则,他踏上了寻店之旅。

点了菜单上写着“本店推荐”的王牌荞麦面,黄毛坐在桌前闲的无聊。看到身边可爱的女子高中生,不由得调戏了起来。

谁知道小姑娘们还挺嚣张,闹着要黄毛道歉赔钱,还叫来了一脸懵逼的店长。

“你等着!我叫我大哥来!”

 

不久之后,当樱井翔一脸无奈的走进这家“大渔”,看见台面后也是一脸无奈的大野智时,平常伶牙俐齿的高材生口吃了。

“さ、智くん?”

回答他的只有“不好意思我们店铺不招待不良少年,请二位离开这里。不然我就报警了”和开始输数字的手机。

面前的小圆脸一副送客的冷漠表情。

“打扰了。”

 

3

樱井翔是有幼驯染的,以前他还没有搬来港区读庆应之前,隔壁家的小哥哥经常带着他一起玩。

小哥哥白白嫩嫩,漂亮的像个女孩子。

小哥哥瘦瘦的,偏偏就脸圆圆的,戳一下就和泄了气的气球一样,一下子就软下去了。

小哥哥不是很爱学习,但是画画很好。和从小画伯的樱井翔不一样,小哥哥画龙珠可好看了。

小哥哥唱歌也好听,声音清亮透彻,如海深邃如天宽阔。虽然学习不好但是唱起英文歌却迷人的要命,因为樱井翔喜欢rap,有时候写出来的rap词让小哥哥一唱又别有一番风味。

小哥哥跳舞也特别棒,听说是父母都很喜欢的原因。跳爵士舞的时候,绷直的脚背,流畅的动作,就像在樱井翔心头跳舞一样。

小哥哥比樱井翔大一岁,而且家教是自由发展型。童年的樱井翔追着小哥哥的背影一路向前,白天学习晚上学习周末有辅导班,却独独在早放学的下午粘着小哥哥一起,堆沙丘玩玻璃球画些画唱首歌。

小哥哥是他唯一的救赎,是他童年里从浓密的树荫下投射下来的那一束亮眼的光,是他被学习压的喘不过气的时候赖以呼吸的空气,是他一直埋在心里的那个唯一。

小哥哥叫大野智。

 

4

后来樱井翔经常来这家“大渔”。面馆离庆应其实很远,但是为了看见大野智,樱井翔坐1个小时的地铁加上半个小时的步程他都乐意。

他把菜单都点了过来,每一种荞麦面都让人喜欢的恰到好处,面的软糯粗细也是,汤的浓厚口感也是,配菜的爽口脆甜也是。

做面的人也是。

 

大野智从来不和他说话。

樱井翔看着大野智跟别人笑脸盈盈送甜食,扭过头对自己冷若冰霜收拾台面送客。

他一次都没有得到甜食,也没有赶上免单的惊喜和随机赠送的新鲜打捞的鱼。

大野智再也不对他笑了。

 

5

樱井翔上初二的时候,大野智初三。

有一次在大野智家抢游戏机,不小心亲到了之后,渐渐地他们之前亲吻和拥抱都变成了常事。

再不久之后,两个人顺其自然地在一起了。

谁也没说“男朋友”这个词,也不曾提到“亲爱的”和“我爱你”“我喜欢你”。

两个半大的小孩就是悄悄地交换一个吻,然后腻在一起。

他看着他画画,他看着他学习。

窗外蝉鸣几声,室内风扇转动。

窗外雪积数厘,室内暖榻酸橘。

春天有樱花,秋天有红叶。

他们一直在一起。

 

大野智初三毕业的时候,被家里送去京都自己住了两年。

但是两个人关系没有断。

大野智经常晚上躲在被窝里和樱井翔打电话,樱井翔一边学习一边应,大多时候是沉默几分钟后大野智那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樱井翔也不会挂断,听到了学习结束,轻声说一句晚安再挂断。

听大野智说过偶尔会想家想到哭,偶尔会想拼命跳舞,偶尔会开心在这个地方遇到一群闹哄哄的新朋友,偶尔说着话蹦出来几句关西腔。

听得最多的是对方软软糯糯的“翔君”,超直球的甩来一句“喜欢你哟”就挂断电话。

恩,看来他过得还可以。樱井翔想。

 

两年后大野智回来。

容貌更加出众,好看的不得了。

“完了,我可要看好自己的专属物。”樱井翔抱着他心想,“他是我的。”

 

6

两个月了,大野智从来不理樱井翔。

除了有一次店内没有别人,大野智收好了台面说:“这位客人,我要出海了,店铺打烊,您是否请回了呢。”没有疑问的语气,穿戴齐全,就差关门了。

感谢大海,他终于理我了。

 

后来樱井翔再来的时候,总会遇到一个和大野智交谈甚欢的小哥,手里总是拿着游戏机,偶尔笑出几声猪叫,最可气的是居然叫他的小哥哥“大叔”。胡说!我们可爱的小圆脸才24好吗?

樱井翔勾搭上了这个叫二宫和也的小哥。偶尔从他那里听他说大叔的事迹。

原来他们在京都就认识了,经常腻在一起玩。

嫉妒,嫉妒的不得了。

 

“所以,樱井翔,你知道大叔这几年怎么过的吗?”

樱井翔不敢告诉二宫和也自己的名字,因为京都时期就认识的话一定会知道他。

当二宫和也喝了几瓶啤酒后,脸通红的看着他,眼神倒是冷冽清醒。

要命,他怎么知道我是谁的?

更要命的是,他要说什么?

 

7

“大叔初三毕业去了京都,之后也就一直没有上过高中了。家里支持他做自己的事情,所以他就一直画画,万幸被人看重,成为了一名插画家,这些你都不知道吧。因为你一直忙于学业,你以为你的智君在高中读书,对于考试也不上心,大概在忙着找工作。他也从来没有告诉你这些事情,你是庆应boy你是高材生,你的世界就是学习。

“后来高三一毕业你就染了金发打了耳洞,大叔看见你也是夸你好看,说什么我的翔君眼睛真是最好看了。你的家里因为你当时的行为很生气,命令你立刻染回去。你呢?你和家里吵翻了天,自己带着钱去了北海道躲了半个月。大叔说去找你,你说不用担心然后音讯全无,无论他怎么联系你都不回应。

“再然后你回家,拿着庆应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和家里人搬到了港区,没有和大叔说过任何消息。他每天去画廊的路上都经过你家,担心你是不是安好为什么不回复他的消息。直到那天看到你家门前停着搬家的货车,他一问才知道你们要搬家了。而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花了半年的时间去忘记你,从感冒到发烧,大叔身子那么好明明很少生病。有一次闹了肠胃,吃什么吐什么,他还是爬起来画画,他说如果他什么也不干你就会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有一次它在画廊,听一个人说到了你。这个口口声声说忘了你的他回来就辞掉了插画家的工作,带着非专业的手艺跑到了这里开了一家荞麦面店,他说他就要在翔君的学校附近开一家店,翔君这么喜欢荞麦面一定会注意到他的。结果时机不好,你上学的主要校区转到了另一个校区。

“万幸的是,半年后终于在这里遇到了你。他从来没有放弃寻找和你相遇的机会。

“而你呢,这段时间你在干什么呢樱井翔?

“你知道他听见别人叫你大哥他以为你真的变成不良了吗。你知道他看见你眼神里蔑视全世界的傲气有多生气吗。你知道他看着多年不联系的你突然出现在他的世界他却突然觉得这四年的煎熬都是垃圾吗。

“事到如今,你还喜欢大野智吗。你在意过他吗。你为什么音讯全无了呢。”

 

我啊,我在干什么呢。

 

8

樱井翔冲回了店铺门口。

九点,刚好是关门的时间。

他站在门外,看着大野智擦擦桌子,摆放好一切桌椅,动作轻缓但是利落。

灯火阑珊,大野智的脸镌刻着温柔,虽然也才不过24岁,分别不过四年,他的大野智也成长为了优秀的人,温柔而强大。

“大野智,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可以不听,但是我一定要说下去。”他走进去,堵住门口,死盯着大野智。“我喜欢你,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喜欢你。停止通讯的理由是我被家里强势带回家,回东京后忽然搬家是家里强制性的,这段时间几乎是半禁闭模式,我根本摸不到手机。后来他们放了我自由但是把我的手机砸了,我无论如何也找不出你的联系方式。我去过你家找你可是你也搬家了,我找遍身边的人都找不到你。大野智,我也找不到你。”

“但是现在,你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做着我最喜欢的荞麦面,你终于回到了我的身边。是我先找到你的,你跑不掉了。”

樱井翔一步一步走近大野智,抱住了慢慢流泪的他。

“你是我的。”

 

“樱井翔,我们从认识彼此到在一起花了八年,当年还是我看豆丁的你可爱主动找你玩的。后来我们分开,我找你找了四年。”大野智推开樱井翔,小圆脸委屈的皱在了一起。“我是说,你,你个人渣。”

哦,人渣就人渣吧,反正现在是我抱着你,你跑不掉。

 

9

樱井翔错了。

转天早上,他看着怀里的空气,和桌上的纸条,无奈的笑了。

“给你四年,找到我。”

他的智君在昨晚彼此倾诉爱意之后,带着他自己全部的家产跑了——大渔也转手给了一个老实的天然,好像是二宫和也的熟人相叶雅纪,一个中华餐厅的少东。

 

没关系,我能找到你。

 

10

从前你是我的风向标,我望着你的背影奔跑。

我们一起看过花开花落,日升月坠。

我听着你在我耳边的声音从青涩变得成熟,甜酒一样黏黏糊糊让人迷醉。

你想笑时,呼吸会比平时快0.3倍。

你想睡觉时,呼吸会比平时慢1倍。

你想亲吻时,呼吸会比平时慢0.7倍。

你喜欢我时,呼吸是就是那个基准的正常呼吸倍速。

我都知道的。

 

-------------------------------------------------------------------------

母胎solo的我没谈过恋爱,不知道咋写甜甜的恋爱情结。

简单交代一下灵感的来源,是在知乎上看“细思恐极的故事”。里面就是闹事的不良找来的大哥恰好是店主的儿子,当时爸爸为了找离家出走的儿子才来到这个地方开店的。(此处欢迎喜爱恐怖元素的人来喂养我一些故事)

码文的时候一直在听各种con,写完恰好看到山发糖。我山这种熟年的相处模式还能让我吃一百年。


恩,渣文渣作者,车都不会开

感谢观看

啾啾

(≧︶≦*) 

大概是真爱分

头皮保护协会期待您的参加

【安仓安】只要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

不会写文但是还是好想炖一炖自己的脑洞

最近很多事情打击到自己了,写篇文压压心

不会写文不会写文所以不要骂我QAQ

部分内容食用不开心的可以来找我啦啦啦啦

请务必多来骚扰我【谁理你


以下正文

——————————————————————————

【安仓安】只要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

 

“只要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

放屁。

所以这到底是谁说的谎言?

在19点的寒风中,安田章大一边走在大街上一边腹诽着。

 

安田章大,性别男,爱好男,是一家很普通的商社的一个很普通的小职员,有着一个很普通的恋人,过着很普通的人生。

从出生以来就被教导着要善良的活着,所以心存善心的面对着众生万物,见到街边行乞的人会塞一些钱给他们并随之奉上一顿美味的外卖,见到不是很可爱的小动物也会用莫大的慈爱叫着可爱去接近。还在男朋友实家养大的狗狗John死掉的时候陪着自家的小男友哭上了个三天三夜,买了个小墓碑好好地供着。

说道小男友,其实只是生产日期比自己小了半年多,型号上倒是足足大了一圈。性格粘人可爱,就算有着魔性的笑声也依旧是他最亲爱的小男友。毕竟是从小看着对方长大的,从“yasu”一路叫到了“yasusu”,安田章大倒是不知道这个多了一个烦人的“su”的昵称可爱在哪里,不过小男友叫的开心,也就好了。

 

不过小男友最近和他闹别扭了。

明明两个人都是极其温柔的人,吵起架来却冷静的可怕,安田章大气到极点倒不是和自家小男友动手,但是那种冷到骨子里的气焰,冷冽的身边的人也不敢接近。小男友平时喜欢看书,一吵架就会说一些安田章大听不太懂也说不太好的日语出来,再加上身高压制。

“不像吵架,反而像是高中的国语老师在教导学习不好的不良少年。”by某不知名的白皮先生。

小男友有特别浩然正气的名字,叫“大仓忠义”,虽然有时候表现的不忠不义特别狡猾,不过坑到安田章大之后好好撒个娇,做一桌好饭,一般事情也就解决了,谁叫安田章大脾气好呢。

 

但是这次不行了。

安田章大知道自家男友是连锁店的少东家,平时帮着应付家中的事业很忙,但是这一次忙到放了他鸽子跑去和一个漂亮女生约会,又是新鲜玫瑰又是钻石项链的,这可不是简单的应酬了吧。

其实如果大仓忠义好好地解释一番,安田章大不会生气的。可是他不,不知道哪根筋坏掉了冷冷的说着“关你什么事”就挂掉了电话,留下安田章大在这边怒火中烧的看着玻璃那边继续一脸笑盈盈面对人家女孩子的自家男友。

我还有什么话好说呢,我没有生气,我在保持围笑。

 

安田章大这边还在拼命安定自己的情绪呢,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

扭头看看依旧聊得热火朝天的小男友,一脸冷色的接通了电话:“您好,我是安田章大。”

“是这样的安田章大先生,上次跟您联系的合作适宜,很抱歉我们公司在商讨后决定撤销这项计划。其实也是事出紧急的,在您的非公时间打扰实属抱歉,对于给您带来的不变,真是非常抱歉。那么,再见。”对面的人接通电话就稀里哗啦的讲完了,没等安田章大有反应就擅自挂掉了电话。

哦,所以呢?哈?!

我跟您谈了两个礼拜,整整熬了五天赶出来的计划书,一个rap就给我结束了这个意义?

安田章大很生气。

安田章大不能再围笑了。

 

打开手机,“分手吧”,发送,删联系方式。

再看一眼还是热火朝天的男友,不,应该是前男友了,扭头就在冷风中走了起来。

もう、なんやねん!

说什么“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都是骗人的!

 

 

 

大仓忠义是被电话打断的。

然后他撇下了正在会谈的合作对象的女儿,就跑去了医院。

安田章大出车祸了。

 

其实不严重,因为安田章大醒来的时候,除了四肢都有些擦伤不太方便动之外,最重要的脑袋倒是一点事情都没有。明明记忆里,被呼啸着的汽车先撞上了脑袋,之后也不是很清楚自己翻了几圈,不过落地的时候脑袋痛的已经忽略的其他感觉。

嘛,现在脑袋都没事,其他的小擦伤也没什么大问题了。

试试活动各个手指脚趾,还能动的很灵活。又试试颜艺,恩,很好。

于是安田章大转向了待在一旁的大仓忠义。

“先生,请问您是?”

 

大仓忠义看着眼前的人慢慢苏醒,先从四肢开始活动,又接着表演了几个颜艺,别提心里多开心了。正准备喊着“yasusu”现场表演一个大熊扑呢,人家一句您是谁让他停止了思维。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yasu!你不记得我了么?!QAQ”

“前男友先生,如您所见,我很好,所以可以请你离开了吗?看到你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睛有点痛呢。”安田章大保持着天使的微笑,看着大仓忠义。

大仓忠义急了,抱着安田章大的手就开始说,“yasu你听我解释!家里你喜欢的酸奶渐渐都没了是我半夜起立太馋了才偷吃的,你看咱们睡前运动很剧烈的吗,我型号导致耗能比较大嘛,就饿了,你看冬眠的熊也是为了吃才爬起来的。”

看着对面的安田章大无动于衷,大仓忠义继续解释,“你最爱的那把吉他被我磕了一下下真的抱歉!因为那几天你出差我想你就只能抱着吉他怀念你,结果一起身被沙发绊倒整个人带着吉他摔倒了地上,你看我那几天不让你碰我就是因为我的身上好多的淤青。”

恩,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安田章大想。在心里默默地心疼了一下傻忠,接着面无表情。

“我还做错了什么?啊啊!最近经常晚回家是因为在和maru做你的生日礼物,你看你一直说想要玩玩贝斯,maru说最近学了自己做,我就让他教我了。你看手都有好几个伤口了!”说着,大仓忠义委屈的张开了双手,的确,手指上的伤口很多。

 

“所以呢?你以为我和你分手是这么简单的理由吗?”安田章大忍不住提醒了自己的傻男友,虽然气消了,但是讨个说法是必须的。

其实看到床头的表显示自己苏醒已经是两天以后,醒来看到小男友胡子拉碴双眼红红连带着小脸更歪了,就知道其实昏迷的这两天,他一直守在自己的身边,吃不好睡不香。什么都知足了,什么气都消了。

“那个女生,是父亲工作的合作伙伴的女儿,说是要投资很大一笔股份的。女生说想要体验一次出轨被抓的刺激感,父亲就说让我送个人情,其实人家老公都有了就在远处坐着,蓄势待发准备捉奸呢。”大仓忠义越说越委屈,小心的看着安田章大的表情。

“那为什么问我管我什么事?你直接解释不就好了吗,我当时就在窗外你没见吗?”安田章大知道自己应该冷静的,可是却忍不住开始生气。

“看到了。但是因为,我也想体验一下出轨的刺激感啊,咱俩都这么多年了,多点情趣嘛。”

好的,真是好情趣。

等我身子好了,麻烦你请几天假让我们好好地情趣一下。

虽然这么咬牙切齿的想,安田章大也不过是拍了拍泰迪头型的小男友,说:“我知道了,我饿了,你能帮我买点吃的么?”

对面的大仓忠义就差“汪”一声了,熊抱了一下安田章大就出去了。

恩,勉强原谅他了。

 

回来的时候,大仓忠义带安田章大公司的上司进来了,轻轻说了一句他区找微波炉和热水就出去了。

安田章大看着上司坐了下来,一脸抱歉的开腔:“是这样的,安田,那天的电话其实是个恶作剧,我们的合作项目已经签好了合同,作为最大的功臣我们想给你升职,所以再加上快到你生日我们就想给你一个惊喜。”

看了看安田章大的惊讶表情,上司咳了咳,继续说道:“你遭遇了车祸我们也很遗憾,不过升职庆宴也还在准备中,医院方说过几天你就可以出院了所以完全来的及。我的意思是,出院和升职庆祝一起吧。”

“谢谢科长,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安田章大笑的一脸温柔,内心满是腹诽的看着上司。

所以恶作剧这种东西,请不要一起出现好吗?一个人的承受能力有限的好吗。

 

三天后安田章大出院,完全康复没有一点后遗症,先去了公司参加庆功宴。

带着一身酒臭味又回到家里,看着自家小男友乖乖的煮荞麦面,而自己因为吃饱了就看着他一碗一碗的吃,两个人小酌着啤酒,带着酒劲又好好玩耍了一番。

经历了一场小小的车祸,安田章大也多少明白了一些道理。

人生嘛,只要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

这句话,还是对的。

 

 

 

 

“21:11,安田章大,男,抢救无效进入植质状态。”

“那么我们在此宣布,就是在21:11这一刻,大仓忠义先生和仓子小姐订婚成功,将于三个月后举行结婚典礼,让我们祝贺这一对新人!”



————————————————————————

食用开心!

谢谢我们尼酱客串

新年快乐么么哒

电脑排版可能很丑不好意思